宋人美术毕竟有多利害?马未都说:赵伯驹这张名画,构造大气淡雅

唐人好咏诗,宋人爱作词,元人善作曲,不同的朝代总有一样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文化特色,但在文化领域,最别具一格的还是宋朝。这个有史以来,唯一一个“重文轻武”、“重农重商”的跛脚王朝却让文人享受到了空前最好的待遇。都说宋朝的骨头软,一味委曲求全,1126年的时候还闹出过“靖康之变”这样的“丑闻”,但不管宋徽宗和宋钦宗受到多大的羞辱,也掩盖不了以宋徽宗为主的皇帝们将宋画推向天下,并奠定了美学赏析基础的功劳。

宋人作画的确是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,在北宋之前,画师们的作画风格大多以工笔为主,多重视形式,比如工笔重彩的敦煌壁画、将蝴蝶画到极致的滕派蝶画等等,这些都是中国画中工笔画的巅峰代表。当然,北宋时期的写实画也是登峰造极的存在,仅仅一幅《清明上河图》就画尽了宋朝时期城市的产生和商贸的繁荣。但由于宋时文化风气盛行多变,原来只看孔雀画的像不像的考核方式也改了。

从宋徽宗开始,皇家画院招画师,考题的都是意境悠远的诗句,皇帝亲自批阅。也难怪人们都说宋徽宗输了江山,却赢得了艺术宝座。如此一来,宋画的写意山水画逐渐发展到了巅峰,往往几笔曲折的线条就能看出画师的功底,看画着墨的深浅,便可画师的心境,妙趣无穷。

但正如齐白石所说:“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,作画妙在似与不似间”,宋画便是完美的写实和写意的结合体,画作或气势磅礴,或自然清新,诗意盎然。你能看到画作中大片的留白与江河山川简练的线条,也能看到画中小人悠然的神态或是细致入微的表情,北宋天才画家王希孟所作的《清理江山图》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。只可惜宋徽宗才享受了没多久的意向美,就在1127年被金军俘虏,当了阶下囚,好在他之前培养的一些画师死里逃生,将这一派艺术审美传承了下来。

南宋的开国皇帝宋高宗赵构虽然让人恨得牙痒痒,但却也是一个绘画天才,对前朝的画师们更为重视。得益于宋高宗,南宋惊才艳艳的画师出了一茬又一茬,“南宋四大家”李唐、马远等人都是当时最顶级的画师。当然,绘画也是宋朝皇室子弟的必修课,宗室成员赵伯驹也是宋高宗极其爱重的画家。

赵伯驹出生于1120年,是宋太祖赵匡胤的七世孙,曾师从画师李思训父子,在写意的同时又吸取了北宋的工笔画法,画作颇有一番韵味。赵伯驹曾在靖康之变后落魄了一段时间,后来靠着扇子画才得宋高宗召见。赵伯驹尤其擅长工笔画,变法如同牛毛一般纤细,使得画卷显得细丽巧整。

宋高宗甚爱其画,将集英殿的屏风都交给了他,每画一扇便大加重赏。赵伯驹不管是画山水,还是画亭台楼阁、花果飞禽,都十分别致,且布景繁密、典雅浓郁。当时皇宫中画师都称其画作“精工之极,又有士气”,而宋高宗则更是称他的画作有董源、王诜的气格。

赵伯驹还曾依照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画出了一幅《江山秋色图》,其绘画布局与王希孟相似,但在细节之处有很大的改动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