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1%人口确诊,印尼何以成全球疫情新“震中”?| 京酿馆

德尔塔毒株席卷东南亚,全球第四大人口大国印度尼西亚首当其冲。7月15日-18日,印尼连续四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印度和巴西。19日,印尼新增确诊病例相比17日和18日出现大幅下降,但新增新冠死亡病例达到了1338例,为印尼暴发疫情以来单日死亡病例数新高。

印尼人口总数约2.7亿。截至目前,印尼累计确诊病例达到了290多万例。这意味着,超过1%的印尼人感染了新冠病毒。

不少专家认为,印尼是全球新冠病毒检测最为薄弱的国家之一,因此印尼的实际病例数据很可能被严重低估了。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,印尼新冠确诊数一度处于各国家和地区的20-30位之间,何以突然成了全球疫情的新“震中”?根据印尼新冠工作组发布的报告,印尼新冠确诊人数在今年1月达到峰值后,曾连续3个月下降,直到5月才又出现了走高的趋势。5月,正是世卫组织将在印度发现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B.1.617.2命名为“德尔塔”病毒之时。

德尔塔变异病毒最早于2020年10月在印度发现,是印度出现第二波疫情的主要原因。从2020年10月到今年5月,这个病毒有足够的时间突破印尼的防疫墙。而就在5月需要较劲的节骨眼,印尼却放宽了限制措施,宣布允许45周岁以下民众复工,购物商场、餐馆和娱乐场所重开,开放清真寺允许穆斯林进行集体祷告,部分疫情失控的地区还允许宗教集会。

5月12日又逢开斋节结束,大批打工者返回印尼首都雅加达。据印尼内阁估计,开斋节后陆续从全国各地返回雅加达的各类车辆多达100万辆。如此之高的人员流动率打开了德尔塔病毒的传播通道,雅加达很快就成为印尼疫情的重灾区。

到了6月,印尼政府官员就判断,7月份时印尼疫情将达到新高峰。结果果然如此。印尼防疫的另一个缺口,还表现在政府各部门无法协调行动。

7月16日,印尼内阁秘书普拉莫农·阿农传达了印尼总统佐科的指示,紧急状态期间,除外交部长以外,禁止其他部长出国。佐科还要求内阁成员在疫情中要有社会责任感,这番话透露出了佐科对内阁成员的不满。其实佐科是主张采取较为严格的防疫管控措施的。

他也是最早决定大量进口中国疫苗的外国领导人之一,并带头接种了中国疫苗,还在网上做了直播。4月的时候,佐科还颁布了限制所有公共交通运行的禁令,但不到三个星期,印尼交通部长就宣布取消了包括航空在内的所有公共交通运行限制。5月疫情抬头后,佐科不得不宣布派出数千名军队和警察落实社交隔离规定。

印尼政府各部门不能协调行动的原因在于,印尼其实是联合政府。佐科之外,内阁成员中分量最重的是国防部长普拉博沃。两人分处两党,是多年的大选竞争对手。

佐科出身平民,普拉博沃则是军方出身,而且是印尼前总统苏哈托的二女婿。两人出身不同,背后各代表不同利益群体,这或许是印尼防疫措施反复不定的内因。当然,印尼疫情肆虐也有客观因素,就是德尔塔变异病毒难防。

世卫组织12日警告说,德尔塔变种病毒已扩散至全球104个国家,即便是在疫情早期通过公共卫生防疫措施实现了成功应对的国家,也可能遭遇毁灭性的疫情暴发。世卫科学家还发现,完整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也出现了感染德尔塔病毒的病例。幸好,研究显示接种疫苗后可以显著降低感染后的重症发病率以及死亡率。

印尼面对的另一重挑战在于,东南亚各国之间人员往来极为频繁,而且很难控制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挑战并非印尼独有。东南亚国家与我国人员往来也极为密切,在云南发现的经缅甸传播的德尔塔变异病毒就是一个警讯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印尼成为当下疫情的新“震中”是一个案例,它提醒我们,对于德尔塔变种病毒的可能传播路径,要时刻保持足够的警觉。。

相关文章